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科研动态>详细内容

丝绸之路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志鹏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中亚在丝绸之路发展中的作用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02-09 浏览次数: 【字体:

3f6e7900aea04254bb8f289e969de461.jpg

中亚在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交流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作为东西方世界贸易交流的桥梁和纽带,有效连接和沟通了丝绸之路贸易,中亚自产和中转的货物丰富了东西方贸易市场,中亚古代民族也发挥了贸易和文化交流的桥梁作用,中亚货币经济流通形成了最早的“国际贸易流通区”。诚如季羡林先生曾讲,“文化交流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重要动力之一”。丝绸之路沉淀的不仅是一种文化,更多的是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经验和东西方文明的智慧结晶。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发展为古代世界文明交流提供了条件,带动了商贸发展,沟通了中外关系,促进了文化交往,扩大了人们视野,丰富了各国历史文化,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连接东西方贸易

中亚深居内陆,远离海洋文明,严酷的自然地理环境隔离了其与中国、印度、伊朗等文明的联系。但是,中亚的古代商路为同周边诸文明联系提供了渠道。此外,由于中亚地处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受丝绸之路商业环境的影响,故而产生了浓厚的商业意识,较早开始了跨地域的商贸经济活动。中亚的商业和贸易活动也繁荣了沿线的城市,在中世纪,中亚的阿姆河、锡尔河地区商业、手工业和文化成就非常发达,这些地区云集了大量的穆斯林学者、艺术家以及技艺精湛的工匠。由于中亚的河中地区地处连接远东、中东等商业网络,故它在中世纪的历史上具有显著地位。

中亚的商业贸易有许多不同线路,其中最重要的是连接中国和西方世界的道路。然而,对于商业贸易行为来讲,任何时期的政治环境都会影响商队的安全性以及商路的繁荣状况,因此,从事贸易的商队一般会考虑选择相对安全和有利的线路。

东西方物品与技术的中转站

中亚地区物产丰富,手工业、商业繁荣发达,当地自产输出的商品和货物通过成熟的商业线路遍及东西方世界各贸易市场,也奠定了其在丝绸之路贸易上的影响和地位。中亚的商队从印度运来香料、宝石、珍珠、金线等,从中国运回丝绸、瓷器、茶叶等,从波斯运回糖、布匹等,这些商品通过中亚的布哈拉、撒马尔罕等商业重镇集散、转运,再远销至欧亚各大贸易市场。

东西方商品之间极强的互补性和丝路贸易的丰厚利润,使得贸易的商品结构呈现出高度稳定性。通过中亚的丝路贸易,产于西亚、中亚的土特产传入中国,产自中国的物品也经中亚传至西方世界。借助中亚的贸易市场和交流,中国的纸制品和造纸术西传,丝绸之路还为中亚和欧洲世界带去了中国的活字印刷、冶铁术和水利灌溉技术以及漆器、瓷器、火药、指南针等各项技术。借助丝绸之路的贸易交流,中国文化也影响着中亚、西亚以及西方国家。与此同时,随着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的发展和繁荣,欧洲、西亚、中亚的科技文化和艺术也传入了中国。故而丰富了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家的精神文化生活,同时也繁荣了东西方文明。

中亚古代民族促进丝绸之路贸易繁荣

中亚是古代民族起源、迁徙和融合的舞台。据考古学家证实,早在新石器时代生活在中亚地区的一些部落和当时居住在西伯利亚、乌拉尔、中国新疆地区、黑海沿岸、伊朗以及印度洋沿岸的一些部落之间就存在着历史和文化上的联系。

中亚中部地区是一个多民族混杂的地区,这些民族在语言系属、宗教信仰、行为准则、思维方式上既有相似之处,也有各自不同的地方。草原是理解中亚在世界史上作用的关键,而大规模的养马为此提供了基础,马是草原经济的支柱,也是商品和国家财富积累的来源。此时,借助商贸活动,中亚的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发生了交往和联系,并且形成了固定的“经济文化模式”。中亚草原游牧民族的迁移活动虽然扰乱了农耕世界的文明进程,但在经济和文化上却使游牧民族融汇于农耕世界,促使农耕世界不断扩大,而且这种移动也为丝路经济文化交流创造了条件。

活跃在中亚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因为其游牧经济的特点,踏出了一条贯通亚欧大陆的草原通道,他们与丝绸之路有着密切的联系,成为了经营西域和东西方贸易的使者,进而开辟了早期的青铜之路、玉石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开通后,成为了东西方互通有无、交流互鉴的通道,古希腊罗马文化、伊斯兰文化、古印度文化、古代东方文化交叉其中,互相影响、互相借鉴。由于地处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交流的必经之地,中亚的古代民族发挥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并扮演了中介者和桥梁的作用。

形成国际贸易流通区

欧亚大陆的经济文化交流是由丝绸贸易而引起的。中亚特殊而重要的地理区位优势,决定了它在东西方贸易市场上的地位。在古代中亚市场上流通和使用的货币便是最好的历史见证。当今学界普遍认为,古代世界拥有四大货币体系,而这四大货币体系交汇、融合的地区便是中亚。受其影响,形成了特色鲜明、融汇多元的“中亚货币体系”。货币是国家政权的象征,也是代表信用的符号。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国家政治稳定与否决定了贸易市场的繁荣和货币流通种类和数量的变化。古希腊、波斯、大食都对中亚进行过统治,直接影响了当地的经济生活和货币流通。因此,在中亚的货币市场上始终没有形成统一的固有价值基础上的货币流通传统,各种货币都在流通和使用,且仅在特定有限的范围内发挥交换媒介和支付方式的作用。古代中亚境内流通的钱币种类主要有:古希腊式样钱币、波斯萨珊银币及仿制币、仿唐“开元通宝”式样钱币以及各种中亚本土钱币。中国的“开元通宝”钱币以及丝绸是中亚贸易市场备受欢迎的硬通货。丝绸之路是贸易交往之路,也是钱币流通之路,东西方货币在中亚地区汇聚、融合,形成了最早的“国际贸易流通区”,进而为促进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亚是古代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与文明交流、碰撞和融合的重要节点。从世界史的视角侧观中亚经济在丝绸之路贸易史上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可见其反映了世界史、整体史和区域史间的互动和对话。对此开展深入的探索,可以拓展中亚区域国别史研究范畴,丰富世界史和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内容。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亚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肇始地和优先发展区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该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成败,关系到上合组织发展、中国周边外交等重大问题。党的二十大报告要求“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在此历史契机下,需要发挥学术研究的历史担当和时代责任感。积极开展中亚经济史研究,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打破地区贸易壁垒,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具有重要的历史借鉴意义和现实启发价值。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专项课题“重要国家的中亚政策及其涉华动向和举措跟踪研究”(21VGQ024)阶段性成果)

分享到:
【打印正文】
手机版